淅川滔河朱家溝村——河南第一枚恐龍蛋化石發現地

家鄉區縣: 淅川縣

因為常年喜歡舞文弄筆,喜歡寫點豆腐塊之類的小文章,總想著給家鄉寫點什么。但我的家鄉是在共和國版圖上,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小山村。
進入百度搜索“淅川縣滔河鄉朱家溝村”,只能看到這樣寥寥無幾的一段話:朱家溝村是河南省淅川縣滔河鄉下轄的一個行政村,位于豫、鄂兩省的交界地帶。全村共有9個村民小組,203戶,人口1124人,總面積1.8平方公里,主要產業有核桃,境內有恐龍蛋化石基地。
的確,說起朱家溝這個村,不必說在河南,就是在淅川本地,也很少有人知道。這里,位于鄉鎮的邊緣村,西南與湖北省鄖縣梅鋪鎮的李家溝、齊家嶺等村相接,不靠國道、省道,只有一條村村通公路與外界相通。到處是山地丘陵,山多地少,土地貧瘠,山上不長大樹,山下沒有河流,窮山惡水,土地靠天收,收入無來源。而且,幾十年來,全村沒有出過在省內外有點名氣的大名人、大人物。
但說起河南省第一枚恐龍蛋化石,我們不能不提起朱家溝這一名字。雖然這是一個位置偏僻,交通閉塞,經濟落后的無名小村,但它卻是河南省第一枚恐龍蛋化石發現地。

天然堿是制堿工業的重要原料,可用于制取純堿、燒堿、小蘇打等產品,廣泛應用于化工、建材、冶金、輕工、石油、紡織、醫藥、農藥等方面,是一種稀缺的礦產資源。1971年,我國在桐柏縣吳城鎮發現了天然堿礦,它是我國首次發現也是目前發現的最大的天然堿礦,探明儲量達5724萬噸。因其礦體埋藏深(在643~874米),礦層多(有36層,上部2l層為鹽堿礦,下部15層為堿礦,主堿礦層只有12層),單層薄(幾米厚)。雖然其儲量豐富,但按當時的采礦技術,適宜開采并予以利用的礦藏,卻還不到2000萬噸。
為尋找新的堿礦資源,1974年,河南省地質局責成第12地質調查隊進駐南陽。為配合鹽堿礦的普查勘探,開展對豫西南中新生代紅色地層的地質調查研究,專門成立了以周世全為組長、由21名地質工作者組成的區域地質研究組。該研究組下設3個專題小組,其中以韓世敬為小組長,李含旭、時生貴、楊波思為組員的化石小組,目標是尋找恐龍骨骼及恐龍蛋化石,或者其他古脊椎動物化石。
天然堿礦的形成,不但受控于大地構造背景、古地貌、古地理、古沉積環境和物質來源等地質條件,還受控于古氣候條件。恐龍是三疊紀、侏羅紀、白堊紀時代(在距今2.3億年至6500萬年間)地球上的霸王動物。隨后,在以億年計算的漫長歲月里,由于白堊紀之后的氣候變化、地球災變、造山運動等原因,整個地球的自然環境發生巨大變化,稱霸地球1.5億年的恐龍滅絕。恐龍滅絕后,地球上經歷過一個炎熱、干燥的時代。這時,盆地湖泊里的水被蒸發掉后,最終形成了天然堿礦。

期間,激流澎湃的河水裹挾著砂石,自西北流向東南,不僅迅速掩埋了恐龍蛋,使其與空氣隔絕保存下來,而且水中的礦物質置換了恐龍蛋蛋殼上的有機物質,使其形成化石。隨后,流水攜帶的砂石不斷地堆積,把恐龍蛋埋了一層又一層,形成了特有的“紅色地層”。
因為國內外的各大天然堿礦,都形成于白堊紀之后,也就是恐龍滅絕的時代。因此,哪兒能找到恐龍骨骼及恐龍蛋化石,或者其他古脊椎動物化石,哪兒就斷定不會有天然堿礦,這樣就不需要再實施地質鉆探,費時費力去尋找天然堿礦。因此,尋找恐龍骨骼及恐龍蛋化石,或者其他古脊椎動物化石,成為地質工作者的基本手段。
當時,這幾名科技人員手中,只有幾塊指甲蓋大小的恐龍蛋蛋皮化石碎片。這是他們費盡周折從中國科學院搞來的。就是靠著這幾塊小小的蛋皮化石碎片,成為了他們發現朱溝村恐龍蛋化石群的“引玉之磚”。

1974年7月26日,韓世敬組長帶著3名化石小組成員開始進入工作區域。按照分工,韓世敬、楊波思兩人去李官橋盆地(現已淹沒在丹江口水庫下),李含旭、時生貴兩人去滔河盆地。
很快,韓世敬、楊波思在李官橋找到古脊椎動物犀牛牙齒化石,李含旭、時生貴在盛灣發現了黃河古象與鹿牙化石。為了進一步擴大搜索范圍,從8月3開始,由2人一條調查路線改為一人一線。
8月19日下午3點半左右,李含旭來來到滔河公社(今滔河鄉)南約3.5公里的朱家溝大隊(今朱家溝村)的菠蘿山根。說是菠蘿山,其實,它只是800里伏牛山脈中一個較大的山坡,座落在朱家溝村、馬家村和湖北省鄖縣梅鋪鎮齊家嶺村三個村組之間,山并不突兀,綿延三四里,山上長著刺槐、柏樹、荊條等草木,青翠碧綠,郁郁蔥蔥。稍稍平坦的山根是夾雜著砂石的褐色土壤,人們在上面種著玉米、芝麻等作物,在炎熱陽光的照射下,禾苗用力地生長著,隨風搖曳。

在一個比較開闊的沖溝里,李含旭看到幾個直徑約12~13厘米的圓滑的小坑,很像恐龍蛋留下的印模痕跡,一下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立即停下來,一邊觀察,一邊向四周擴大搜尋范圍。經過仔細查找,在離小圓坑5~6米的地方,他發現了恐龍蛋蛋皮化石碎片及較為完整的恐龍蛋化石。恐龍蛋蛋皮在地表及小坑內均可見到。小的如指甲大小,大的直徑約2~3厘米。蛋皮是小球面狀,厚1.5毫米,凹面不平,凸面不平整。
為保護恐龍蛋的完整,不被破壞,李含旭并沒有立即采下恐龍蛋,只是揀了6~7塊恐龍蛋皮,用一塊小手帕小心包好,當即返回到所駐的公社招待所。
當晚,李含旭把這一消息告知給韓世敬和時生貴。三人聚齊,當再次小心地打開手帕,讓大家細心觀看恐龍蛋蛋皮碎片的那一瞬間,他的心里涌出一種說出來的激動和甜蜜。將近一個月的烈日當頭,酷暑炎熱、忍饑挨餓,一下子變成一股甘洌的清泉沁入心脾。當晚,他們三人高興得徹夜難眠。

第二天一大早,他們隨便吃了幾口早飯。隨后,在李含旭的引領下,韓世敬、時生貴三人一起,迫不急待地趕往朱家溝村的菠蘿山。
在這天的地質日記中,韓世敬這樣寫道:“恐龍蛋呈窩出現;每窩多少不一,少者4~5個,多者15枚;蛋皮厚1.5mm;最大直徑13~15cm;蛋皮多破碎,內充填棕紅色粉砂巖,沿蛋皮附近的粉砂巖呈現灰綠色;棕紅色與灰綠、灰白色鈣質粉砂巖呈韻律出現;在化石發現地點采集了一窩15枚恐龍蛋化石,暫叫“薄皮圓形蛋”。
為進一步確定恐龍蛋的種屬,組長周世全派張永才把已發現的恐龍蛋化石送往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經當年就被譽為“中國恐龍蛋一號專家”、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教授趙資奎鑒定,定名為“滔河圓形蛋”,并在《河南地質科技情報》1974年第二期報道“我省首次發現恐龍蛋化石”的消息。

恐龍蛋是非常珍貴的古生物化石,最早于1859年在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的白堊紀地層中發現的。此后一百多年間,世界各地發現的恐龍蛋化石不過500枚左右。
學術界認為,“滔河圓形蛋”出現時代大約在中生代白堊紀晚期,距今一億年左右。雖然在亞、非、歐、北美等其他地區均有出現,但在該村發現的恐龍蛋化石大多屬于首次所見。
“滔河圓形蛋”具有如下特點:一是分布廣。在菠蘿山方圓近1.5公里的范圍內,均能找到恐龍蛋化石的蹤跡。二是埋藏淺。產蛋地層大多已露出接近地表,稍加挖掘就可見到。三是數量多。目前已發現的恐龍蛋化石已達數百枚,估計全部埋藏量不下萬枚。豐富程度舉世罕見:其小者如雞蛋,直徑4至6厘米;大者如飯碗,直徑40至50厘米,以扁圓狀居多。多呈窩狀分布產出,排列有序,每窩一般十多個,有的甚至多達二三十個。四是保存好。該山地貌保存較為完整,基本未遭后期擾亂和破壞,保存了原始成窩狀態,除少量蛋殼受巖層擠壓表面略有凹陷外,大部分完整如初,實為世界上獨一無二。
“滔河圓形蛋”是地球地質古生物奇觀和自然歷史寶庫中的珍品,對于國內外研究恐龍生活習性、繁殖方式及當時的生態環境提供了十分珍貴的實物證據,對研究古地理、古氣候、地球的演變、生物的進化,對探討恐龍蛋化石的系統分類與演化、對探索地球上恐龍大批死亡、滅絕原因具有十分重要的科學價值,對研究地球發展史、地球上動植物的演化和生態環境以及地球災變等理論提供了極其珍貴的資料。

1993年7月3日,科學家在西峽縣一次性發現了7個恐龍蛋化石埋藏地點,其中以該縣丹水鎮上田村西坡最為集中。2003年,西峽縣建造了集科普教育、游覽觀賞、主題娛樂為主的大型特色生態主題公園——西峽恐龍遺跡園,成為南陽伏牛山世界地質公園核心景區,被譽為“世界第九大奇跡”。因此,人們只要提起恐龍蛋化石,就會說起西峽恐龍蛋及其恐龍遺跡園。
雖然朱家溝恐龍蛋化石具有發現時間早、分布廣,埋藏淺,數量多、保存好等特點,但可能因為交通閉塞,經濟落后,卻沒有發現恐龍蛋化石較晚的鄰縣——西峽在省內外影響大。其實,
西峽恐龍蛋化石雖然名揚四海,為外界所熟知,但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1974年8月19日,河南省恐龍蛋化石的首次發現地是淅川縣滔河鄉朱家溝村。
1974年8月19日,一個值得河南人永遠銘記的日子!
淅川縣滔河鄉朱溝村,一個值得河南人永遠銘記的地方!

風清揚(2018-10-18) 評論(0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獲得0個“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