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自己的故鄉代言

家鄉區縣: 江蘇省姑蘇區

本無故鄉。

思鄉病是個有意思的東西,不單是游子遠離家鄉叫思鄉,故鄉不復從前模樣也可以叫思鄉。不管這故鄉是好是壞,韓少功也說那種感覺是能讓人發瘋的。我爺爺勸我回訥河的時候,也說“蘇州不如訥河”的話。依我,則以為不過是他習慣了北方的生活而已。
實際上一切思鄉的疾病都該是習慣引起的。我在南京,也許我該思念生活了十二年的蘇州。但我其實更應該思念訥河,因為那里才是我的第一故鄉,蘇州是第二個。我四、五歲住在沈陽時,常懷念訥河的坐式馬桶,畢竟蹲廁于小孩子而言實在是艱難。到了蘇州卻一下子適應于新的有坐式馬桶的生活,也不再把蘇州話聽成是英語,并且習慣了糯米與蔗糖的氣息。乃至于來南京上大學后,我會覺得南京的較寬的面條與加鹽較多的湯為歪門邪道,而奉蘇式湯面為正統來。
但我不會思念蘇州,盡管我一直想吃全家,冬至也買了桂花酒。盡管我的家人和書都在蘇州的家里。但全家是處處可有的,只是南京還沒開。除此,南京處處可用支付寶的好處比起蘇州卻也高不知道哪里去了;不用被耳提面命后我也得到了充分的自由。而于我而言,自由卻是更加珍貴的。我確實也習慣于蘇州的生活,但南京也并沒有讓我感到不快。南中醫良好的住宿條件也讓我有充分的打掃衛生的動力。
我所愛的是自由的氣息。一如我所愛的冬日的枯枝,生機并不盎然,而美在它的錯落。煞白的陰霾天空中枝條層層黑得刺眼突兀,走一步就錯落出新的樣式,來年綠芽也是在這枯黑的枝上長出,變大變深再變成黃葉枯萎掉落。
思念過去的多得是,卻鮮有人平白無故說過尤其喜歡這一年的春華秋實,而對同一片地方的新事物嗤之以鼻。然而既然無法阻止舊年月的黃葉掉落,不如就學會欣賞新一年的花開花落,草木枯榮。
我本無故鄉呵,也不求心安。
我覺得南京的湯包與蘇州的生煎都很好吃,也慢慢開始習慣加重鹽的南京湯水,食其家和我只有一站地鐵的距離卻比以前還方便許多。有充分的閑暇看書與旅游,或是發呆與睡覺。能為自己省下錢支撐起愛好,也不問家長多要錢。我有充分的動力好好學習或是讓生活更加精致。而免于因吐槽現實而向世界發遍牢騷乃至顏色憔悴形容枯槁。圖書館人滿了就去教室自習,反而不至于因空調太暖和而睡著。
所以,與其保持舊的習慣不變,不如適應新的環境,然后把它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樣子。也許會有人覺得這不過是舊生活的翻版,我倒更傾向于在新的田地中用實驗成熟的種子與工具栽培出新的更美麗的花兒。
我也懷念我從前的書友與球友,我認為他們都是很好的人。但我也很喜歡認識新的書友與球友,或是進入新的圈子。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
就這樣,一山一水地走下去,回頭看看自己走過了那么多的路,然后繼續走下去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獲得0個“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