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記憶中的年

家鄉區縣: 湖北省興山縣

夕陽不染,長云不留。老舊的巷子里,有一家下崗嫂飯店,說是飯店,不過是一個十二小時營業的小吃小吃店而已。普普通通的味道,普普通通的價格,就連店面都是小小的一間屋子,不過五張桌子,一個大火爐,位子坐滿,也只能擠下三十個人,況且,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坐滿的情況,從來沒有。下崗嫂對面是一家鹵味店,名聲大,大家都知道這里,風味倒是一絕,可嘗遍煙火的人,怎么吃得出區別來,無非是鹵味更香,調料味更濃厚,至于肥而不膩,入口即化,大抵是無法體會到的。


巷子里以前有一個自發的市場,一行人挑這菜到這里,早早占下地點,方便了周圍數十個小區近千戶人家的生活,也就越來越火爆,越來越擁擠,到最后,市場成了巷子里的住戶最大的不方便。出入、休息、治安,有人找來了管理人員,市場也就被逐步驅散。再后來,市場沒了,只剩下幾個租下了店面的大商販,人們不得不多步行上一兩公里,到一個集中市場上去買菜,并且懷念起擁擠的市場來。幾個月后,巷子又安靜下來,下崗嫂火爆了快一年的生意,也淡了。鹵味店還在,隔壁來了家山西人,開了個包子鋪,個大皮薄,價格實惠,名聲又傳遍了城市,逢年過節蒸籠一層一層,聽說是賺了不少錢。


鹵味店突然閉門快兩周,人們擔心就此關門歇業,老客戶追了幾個電話,倒沒聽說什么不開門的消息,從星期三到星期三,正好是兩周,十五天。鹵味店重新開門,沒看見女老板,男老板切著菜,沒有以前的閑聊和憨厚的笑,默默。鹵味店又像以前一樣生意紅,僅僅是生意紅火。后來聽說,男老板賺夠了錢,趁著孩子還在享受義務教育,興沖沖的買了一輛車,車不好,十多萬還加了貸款,卻換來了妻子的不開心,一個想不開,喝下了一瓶農藥,救了三天,最后還是死了,男老板又把車給退了還和車行大吵了一架,補上醫院的錢,還掉貸款,只剩下兩萬不到和一個淚兮兮的孩子,還有鹵味店,幾個老太太抹著淚告訴別人。為誰不值呢。


下崗嫂還沒走,女工換了三個,一個叫梅花,一個叫小碧,還有一個叫小莉,全聽老板喊,也就不知道是不是真名。全憑猜想,倒不可能不是,畢竟放到現代,很難再有誰為了這一千多的工資,連自己都賣了,那樣,下崗嫂的女工也就不會換了三個。最后女工都走了,老板說:“請不起了,就自己干了。”男人自己下了崗,帶著上了初中的女兒,繼續干下去,生意不見紅火,可收入是愈發的多,店面擴成兩間,一間廚房,一間招待,還做起了炒飯,味道普普通通。在我家樓下租住的車庫也早就退了,說是在后面的小區租了寬敞點的房子。女兒去了市里最好的高中,學業中,兩個人樂呵呵的忙著。


對面的鹵味店也還在,來了幾個老板的親戚幫忙,又走了,之后又來了幾個老板的親戚,后來,老板走了,不知道去了哪兒,主婦們又和老板的弟弟相處熟了,鹵味店依舊擠滿了人,像是回到了老板娘還在的時候,熱鬧得很。旁邊的包子鋪也關了,去了另外一個更大的城市,個大皮薄不愁賺不到錢,關鍵還是價格實惠,包子鋪剛走四天,來了一家水果店,拉拉扯扯的送著路人兩個香蕉一塊西瓜,拉拉扯扯的賣著水果,總算是不賺不虧,也總算是到逢年過節,才迎來幾樁紅火生意,賣水果嘛,不可能個大皮薄,也不可能味道獨特,老板也就說湊活著過,年后去找家好點的貨源,讓大家吃點新鮮的,價格也再低點,誰不是為了養家糊口,還省了講價的麻煩。生意也就好了起來,還是拉拉扯扯。周圍的人算是喜歡來,老板偶爾還會多送一點剛來的水果,老太太們也喜歡來,老板三十多歲,還沒有個家室,這么忠厚老實的人!也就幫著介紹,到底是成了,結了婚,過了半年,把店門關了兩個月,倒沒人擔心,兩個月后水果店又開門了,老板帶回了漂亮媳婦兒和眼睛水靈靈的女兒,一家人都愛笑,忠厚老實,再有漂亮媳婦兒的幫襯,不再拉拉扯扯。貨源越來越好,門口的水果越來越新鮮,店里的保鮮箱里,還陳列著各種高檔水果禮盒,一家人更愛笑了,沒變的還是價格,還是要送點水果,他們說誰不是養家糊口呢,他們還說再過一段時間他們就去巷子中間,把那個大店面盤下來,那個時候,水果會更多,會更便宜,誰不是呢,養家糊口。是啊,誰不是呢,活著。
再沒有人再來找市場了,再沒有人來找鹵味店的老板了,再沒有人再喊梅花小碧了,也再沒有人來買個大皮薄的包子了,鋪起了柏油路的巷子還是沒多少出租司機認識,流浪了十年的臘腸狗的腰也塌了,高高的玉蘭樹被蓋新樓的人砍掉了一半,還在頑強的生長,一樹花開,一巷幽香,惶惶十年,惶惶更多年。幾家炊煙新,人去樓雨舊。

201407034098(2017-05-09) 評論(0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獲得0個“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