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走的是距離,留下的只是那點思念

家鄉區縣: 云南省大理市

     從拿到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體內的洪荒之力突然之間迸發出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做到這么的倔強。對,我拒絕補習,拒絕親朋好友的一切所謂的好言相勸,留在家鄉去過另外一種人生。我不要,我要為我的成績負責,為自己曾經做過的努力做負責。我不想選擇逃避,哪怕我的學歷是我一種我不想提起的痛,父母不想向外人談起的話題。那又如何,我一次次的問自己,自己真的想好去離家千里的地方讀書嗎?內心的回答讓我又一次肯定,對,我愿意。哪怕家人的不解,好朋友的質疑。我決定了,我要去一個新的城市去開啟我的新生活。

     從云南到上海將近40個小時的火車,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車,內心充滿忐忑,沿途的風景很漂亮,但一旦夜晚的時候,我一個人又陷入了沉思,沒想過晚上火車上還是如此的熱鬧,各種喧嘩聲不斷的從耳邊傳來。聽到各種方言的聲音,唯獨找不到自己熟悉的聲音——家鄉的白族話。我甚至在想,要是火車上有一個和自己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人該多好,哪怕她中途就會下火車,哪怕她只是坐一小段的路程,哪怕她只是在和別人交談。至少在這火車上,我不會一直感覺到自己一個人,感受自己的孤獨。

    火車在平地上開得很快,在山路崎嶇的地方總是顛簸的厲害。原來火車也有自己的脾氣。總是喜歡顛簸著,像家鄉的搖椅,可惜家鄉的搖椅再搖動它還是在原地,而火車每一次的平行或顛簸,已經讓你駛出很遠很遠,遠到你再也無法再遙望家鄉的燈火,家鄉的人。

      晚上,才知道原來在火車上是看不到星星的,窗戶外面的世界無比的漆黑,只有在熱鬧的地方才能感受到燈火柵欄的美。其實家鄉的夜晚也很漂亮,各種顏色的燈光把小小的村子裝飾得很漂亮,很有味道,只可惜,當拿到錄取通知書后就沒有意識到好好的看一下家鄉的夜景,真的一次都沒有。只顧倔強著,如何逃離,如何倒數著時間。

    夜很深了,火車上喧鬧的人群也漸漸安靜下來,進入了自己的夢想。唯獨我坐在窗邊,仍然注視著窗外的夜景,爸爸媽媽的臉突然出現在窗戶上,我頓時一陣喜悅,但幾秒的時間后,我才發現,原來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覺,因為思念,所以才希望這只是一場夢而已,夢醒了,自己還是在家里,和爸媽好好的聊天,認真的看看他們的臉。

    火車繼續行駛著,但我知道它帶走的是距離,留下的是我對家鄉對家人的喜愛和思念。

段吉祥(2016-09-27) 評論(0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獲得0個“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