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思、相思

家鄉區縣: 安徽省裕安區

我的家鄉在六安,那是一個正在蘇醒的城市,那是一個充滿溫馨愛意的城市,那是一個承載了我很多回憶的城市,我生在那兒,長在那兒,六安的山水哺育了我,我的心中滿懷感激。

六安,那兒不算大,但那兒也不小。那兒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比如天堂寨、月亮島等;那兒盛產茶葉,最有名的就是“六安瓜片”了。那兒的人都非常的善良,民風也非常淳樸,和當地的人交談一番你就會發現他們真的都很可愛,六安有一種魔力,會讓你不自覺的愛上這里。

小時候,我整天和小伙伴們跑東跑西,可能那個時候我們那里重男輕女的思想還比較重,所以周圍很多都是男孩子。我跟著他們一起打一起鬧,我也學他們爬樹,我也學他們赤腳,我媽把我關在家里不讓我出去,我卻趁媽媽睡著偷偷溜了出去,導致我現在一直都是大大咧咧、不拘一格的豪爽性格,我媽總是說:“你看你,走路也像男孩子,哪里像個姑娘家”。我沒關系啊,只要我開心就好。

初中,那時候情竇初開,有個男孩喜歡我,其實我也喜歡他,那時候的喜歡就只是單純的喜歡而已,我們并不是情侶關系,只是在心里偷偷的關注著對方,小心翼翼的守護著,好像這是一個天大的秘密,特別怕讓人發現了,那時候手機還沒有這么普及,我們喜歡寫紙條,互相鼓勵著對方,說要考同一所高中,后來,我們確實考取了同一所高中,但是不幸的是,到了高中以后,我們就很少再有聯系,我們也各自遇到了自己真正意義上的初戀。

高一時,我和一閨蜜立下豪言壯語,說是高中三年堅決不早戀,一定要督促對方好好學習,可是后來我們都沒有做到。

我的初戀是我們的班長,高一時,我憑自己的努力當上了副班長,班長是個男生,我們經常在一起做事,所以同學們就總是開玩笑說:“副班,班夫”。意思就是班長夫人,一開始我對同學們的這種玩笑并不在意,可是時間久了,漸漸的我發現我好像對這個男生有點好感,沒想到他也和我一樣,就這樣他捅破了那層窗戶紙,是的,我們在一起了,但是那時候的我們仍然是單純的,名義上是情侶,可是從來連手都不敢牽,只是我更喜歡問他題目了,即使很多題目我都會,因為想聽他說話,想看他跟我講題時那副認真臉,有時候明明聽懂了卻也故意說聽不懂,而他也會不厭其煩的和我說著,我們經常一起吃早餐,一起討論學習上的事情,這也讓我們彼此心里甜甜的,我的初戀,就是這樣單純而又美好。

高二時,我遇到了一個至今還讓我后悔莫及的人,我們是通過我的閨蜜,在飯桌上認識的,他對我特別好,特別的遷就我,好像我就是他的全部,在我面前他真的就像個孩子,可是我呢,不但沒有珍惜,還一次次的傷害他,直到上了大學,我們倆就再也沒有聯系過,幾年了,我們也再沒有遇到過,其實,我好希望哪天在街上,我能突然偶遇他,我好想知道他現在什么樣子,可是我知道,這種可能趨近于零。

六安,我的青春,我的回憶,很多都在那兒了,那些回憶,我帶不走,它們就在那兒,每當我回到家鄉,回到曾經的學校,那些回憶就又蹦出來了,就像一部電影,不斷在我面前回放,我看到曾經青澀美好的我們,我看到了我們的青春,那樣鮮活。

六安,我想你。

小猴子(2016-09-05) 評論(0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獲得0個“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