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愛的資陽人

家鄉區縣: 資陽市雁江區

      “資陽人”是中國西南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的人類化石,屬晚期智人,距今已有35000年歷史。1951年3月在四川省資陽縣(現四川省資陽市雁江區)城西九曲河黃鱔溪修建鐵路橋時,重慶大學張圣奘教授在一號橋墩發現了遠古人類頭骨化石,時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書記的鄧小平派專人將古人類頭骨化石送北京,由世界級專家、古脊椎動物研究所所長裴文中、吳汝康等教授經過長達6年的研究,認定化石為35000多年前的女性頭骨化石,是目前已知的四川人最早的祖先,年齡在50歲左右,并命名為“資陽人”。同時又出土1件骨錐(骨錐底部缺失,殘長10.82厘米,錐尖鈍而光滑,呈深褐色,錐身有刮削加工的條痕)及許多動植物化石,與“資陽人”化石伴出的哺乳動物化石主要有鬣狗、虎、馬、中國犀、獵、麂、水鹿、大額牛和東方劍齒象等。

     資陽人的特征:“資陽人”化石為一較完整的頭骨,頭骨較小,表面平滑圓潤,額結節和頂結節都明顯突起,額部較豐滿。面骨保存有上頜顎骨,覷底除左側顳骨巖部保存外,其余大部殘缺;上顎的牙齒全部脫落,僅保存上左第一前臼齒的一個齒根。頭骨內面骨縫幾乎全部愈合,說明屬一老年女性個體。其基本特征和現代人相似,但也保留了若干較原始的性質。如眉嵴比同齡同性的現代人顯著,兩內側端幾乎相連;前囟點位置較現代人的靠后;顳骨鱗部較低矮而平整,弧度較現代人小,從而表明其腦量不大,因而被認為是晚期智人階段的化石。“資陽人”頭骨化石是中國發現的唯一早期真人類型,是舊石器晚期的真人類化石,是南方人類的代表,是古人類發掘中唯一的女性。由“資陽人”頭骨的一般性質判斷,“資陽人”當屬新人階段;但又具有若干與中國猿人相似的性質,如眉嵴在內側部非常明顯,且幾在中缐相連,這是現代同樣年齡的小孩中所罕見的。眉嵴上方稍稍隆起,有一個相當明顯的矢狀嵴,由此向后延伸,到頂骨中部而逐消失。中國猿人有明顯的矢狀嵴,前已述及,在現代的愛斯基摩人甚多矢狀的嵴,在美洲印第安人的現代中國人中,也常有矢狀嵴。由左側保存的顴弓基部可知顴弓走行的方向較現代人為傾斜,雖其程序不如中國猿人為明顯。顴弓向后與發達的孔突上嵴相連積,中國猿人也有非常顯著的乳突上嵴。“資陽人”頭骨與山頂洞人相比,也有某些相似的性質,如山頂洞老年人的眼眶上方也顯著隆起,具有粗壯的眉嵴,他的眼眶約呈長方形,而“資陽人”左眼眶的上緣保存,遠較現代人平直,也似呈長方形。山頂洞較年輕的女性頭骨也具有矢狀嵴。從這些性質的一致來看,似乎“資陽人”與中國猿人及山頂洞人是有一定關系的。

    關于考古的發掘:1951年3月,春寒未消,在修建成渝鐵路資陽九曲河一號橋墩右側的泥坑里,當重慶大學張圣奘教授從刺骨的泥漿里捧出那具遠古人類頭骨化石之時,一個震驚世界的發現就此展開,蜀人祖先之謎有了答案。時任西南軍政委的鄧小平、中科院院長郭沫若極為重視,明示頭骨化石送北京,由“北京人”的發現者,著名專家斐文中、吳汝康等教授經過長達6年的研究,于1957年出版了專著《資陽人》,為“資陽人”定了性,引起了全世界關注。原研究者認為,這些動物化石分屬中更新世和晚更新世兩個時代,人類化石與后者同時。人類化石包括一個頭蓋骨和一塊完整骨性硬腭,從石化程度和顏色判斷,屬于同一個中年以上的女性個體。地質時代可能為晚更新世,但有人認為它的時代較晚,尚無定論。1972年,有關單位發表了“資陽人”出土地點一件樹木化石的放射性碳素斷代年代數據,為距今7500±130年,有人據此認為“資陽人”屬于新石器時代。1980年以來,有關單位對“資陽人”地層多次進行考察,采集了不同層位的動、植物化石,進行了放射性碳素斷代和鈾系法斷代的測定,結果表明該地點附近地層堆積比較復雜,從頂部的距今2170±70年到底部的39300±2500年,早晚都有。盡管“資陽人”化石出土層位不十分確切,但根據頭骨形態及測量數據所表現出的若干原始性質,許多學者仍肯定它是舊石器時代晚期的人類。近年來,在“資陽人”化石出土地點以西170余米處的深7.5~8.8米的礫石層中,發現了許多打制石器。其原料多為石英巖礫石,制作方法和類型與銅梁舊石器地點的石器相似。在資陽市雁江區鯉魚橋一帶與資陽人時代相同的地層中,發現了大量植物化石,有樹干、樹葉、種子、果殼等。研究表明,當時的地貌和今日相似,氣候則較溫和溫潤。這些新的發現,使人們對“資陽人”的文化及生活有了進一步了解。

                                                            我的能力秀主頁:http://www.wm23.cn/zhuer

張麗珠(2016-05-16) 評論(0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獲得0個“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