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槐花飄香時

家鄉區縣: 平頂山市魯山縣

秋意濃了,看到外面的樹葉顏色卻多了起來,有紅的,,有黃的,還有蒼翠的,看著五顏六色的秋,我居然想起了家鄉的槐樹,那一片槐樹林,緊接著一股槐花香就進入鼻中了。

記憶里,槐花飄香的季節,是童年時代最快樂的時光。那時候,村里村外到處是槐花,一簇簇,一片片,處處彌漫著甜滋滋的清香。每棵槐樹都爭相開出一串串銀鈴般的香穗,遠遠望去,像冰雕玉琢,玲瓏有致,似白云縈繞,輕紗曼舞。擼一把塞進嘴里,甜滋滋清爽爽的感覺直滲心底。那時正值青黃不接,田野里再也很難找出能吃的野菜,槐花正好補上了這個缺兒。將槐花用面一拌,再用油一煎,熬上一鍋槐花疙瘩湯,那便是春季里我們能夠吃到的最美味的食物了。

每天放學后,我們背著書包一路瘋跑,到家后找地方把書一倒,背著空書包或是拿個竹籃兒,再帶上個綁著鐵絲鉤的竹竿兒,飛也似地直奔那雪白的槐花而去。那時節,老師好象從沒有布置過家庭作業,我們也從來不必為此而擔心。

有時和母親說好,中午要喝槐花湯的,便速戰速決,到附近槐樹上去摘。等摘滿一書包,便飛快地跑回家,幫母親把槐花從梗上擼下來,揀去梗葉,用水洗凈。目不轉睛地看著母親從不大的面缸里小心地舀出小半瓢白面,均勻地灑在槐花里,拌好后,切點蔥花,用油一炸,滿屋里便飄著蔥花的香味。不一會兒,就把槐花煎成了菜餅。我在旁邊禁不住饞蟲,便央求母親給鏟出一塊,用手捏著,小口小口地品上大半天。中午的陽光透過舊木窗,均勻地灑在灶臺上,望著鍋蓋上彌漫著的縷縷香氣,想著中午的美餐,心中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村里的槐樹各有其主,但槐花卻是屬于大家的,摘槐花是孩子們的專利。大人們各忙自己的事兒,偶有閑暇,也只是在樹下觀望。摘槐花也需要膽量和勇氣,只用竹竿在樹下是摘不到多少的。找棵大槐樹爬上去,如果再配合竹竿兒,那是再愜意不過的了。記得鄰居張三奶奶家屋后有棵大槐樹,每到這一時節便開滿了滿樹的銀花,她家的槐花,也格外地香甜。摘她家的槐花,自然是我和伙伴們的首選。三奶奶不知是怕我們折斷了她家的樹枝,還是怕我們從樹上掉下來,總是站在樹下,用顫抖的聲音喊:“行了,下來吧,別摔著嘍!”我們總是一邊答應,一邊不停地摘,直到摘得盡興,我們才肯下來。當然戰利品少不了三奶奶的一份。三奶奶總是一邊嗔怪,一邊兜起系在腰間的圍裙,大把大把地把槐花往里裝,然后扭著小腳,嘴里不停地嘟囔著,顫巍巍地回家煎她的槐花湯去了。

村里的槐花往往是經不住我們狂轟濫炸的,很快我們不得不尋找新的戰場了。新戰場就在村西邊的一條大溝兩邊,溝邊是一所知青勞動的農場。大溝往北直通金堤河,溝的兩側長滿了槐樹,每當槐花盛開的時候,放眼望去,一簇簇,一串串,全是美麗的槐花,整條溝簡直成了花的海洋。

槐花雖多,但采摘也并非易事,垂在低處的不費什么力氣,但往往因其易得而被別人捷足先登,要想多有斬獲,就要動用攀爬的本領。槐樹的枝條上長滿了尖刺兒,稍不小心,就會被扎得呲牙咧嘴。槐樹長在溝邊,往往會向溝里傾斜,沿著樹干向上爬,既要小心不被扎著,又要防止失足跌下“深淵”。如果家里不是等槐花下鍋的話,那是我們最愜意的時候。摘完槐花,捉捉迷藏,或者折幾根樹枝,去溝邊大大小小的洞里捅捅青蛙。記得有一次,我往一個小洞里一瞅,里邊一雙亮晶晶的眼睛正虎視眈眈地望著我,“蛇!”我一聲驚叫,嚇得伙伴們四處逃竄,直跑得氣喘吁吁了,才發現摘的槐花還放在水溝邊……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懵懂少年也有了煩惱,家鄉好似離我越來越遠,可每當看鄉意涌上心頭,槐花香就又傳來了!

YhFok(2015-11-24) 評論(0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獲得0個“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