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你的美文

家鄉區縣: 內蒙古奈曼旗

感覺奈曼 你不知道的,這是一個世界上迄今很少還仍然延用著自己原始部落名稱的特殊地域;

這是一個至今錚錚鐵骨,不畏艱難,敢打敢拼的族群,靠著祖傳桀驁不馴的氣魄,在“三山六沙一分田”的浩瀚大漠中,建起一座瑰麗的海市蜃樓般新城池,這就是公元前13世紀蒙古崛起于大漠南北,相傳成吉思汗成汗前兩年,師征的乃蠻部。

子鼠年的秋天,在《正在崛起的奈曼經濟,方興未艾的大漠文化》采風筆會總策劃高宏亮先生的引導下驅車150公里,于科爾沁沙漠中找到了《蒙古秘史》里描述神秘的乃蠻部——今天的通遼市奈曼旗。

大漠雄鷹

奈曼旗,很顯然不是原始意義上的乃蠻部能限量得了的。彈指間千年灰飛煙滅,古老的故事早已化作綿亙的山脈無言默默,然而我們尋找的迫切仍然不差當年的乃蠻部分毫,甚至我們有了當初要見奈曼的剎那,神情便在那亙古橫荒的年代里馳騁縱橫,心已經與古老的乃蠻部接觸交流了。

車出通遼沿赤通高速路一直向西南,城市逐漸被沙漠所替代,蒼涼開始覆蓋了視野,遠古、部落、草原恰巧這些平時不宜撲捉的詞匯此時卻紛至沓來,距離我們越來越近了,以至讓我們這些平時男子大丈夫氣十足的爺們,竟措手不及有些纏綿悱惻。道路再向前拓深,兩旁由遠及近除了沙漠仍然是沙漠,一波又一波連綿起伏。漠風颼颼,騰沙瀑浪,在人們心里不斷添加著恓惶,其次便是新奇過后的猜想,如今古老的乃蠻部會是咋個模樣?是否正如出發前朋友們所講述的那樣,一個非常美麗的城市呢!。此時一路同行,且喜歡煽情的文人墨客朋友們,每一個狐疑與滿眼的沙漠發生著嚴重的沖突.沙岡漸趨平緩時,從坨與坨間的夾縫中八仙筒鎮映入眼簾,這是我們進入奈曼后經過的沙漠第一站。隨行的人員介紹說,這是奈曼旗比較大的鎮了。其實在我們的眼里它實在不算大,可是街市上已經有樓了,紅男綠女熙來洋往很是熱鬧。盡管還算不上繁華,眼前滾滾的沙漠里能有這樣的鎮子已經實屬不易了,人們開始對科爾沁大漠中這個昔日的乃蠻部投去贊許的目光。

車在充滿神奇遐想與感嘆的氛圍中疾駛,原本荒荒涼涼的原野,稀稀落落的樹木漸漸成片、成林,一些地方已經開始出現小企業、小廠房,大煙囪。有人說:乃蠻部的旗府所在地——大新塔拉快到了。車內所有的人立刻興奮起來,像進入戰場開始抓緊手中的照相機,檢查手中的紙筆,麼拳擦掌擺出一副采訪的架勢。

大新塔拉說到就到了,對視的剎那不說是震撼,簡直就是驚奇。我們這些奔波大半天疲乏得簡直受不了的人們,此時全沒了一點困意,驚喜的附窗驚叫,我們進入了一座大都市了。與正常行駛的路線相切幾條東西走向二、三十米寬的大街呈現眼前,寬敞明亮,充滿大氣魄、大手筆。而我們的車劍走偏鋒,卻一直沿著原有的路線行進,而這也許恰巧是建筑設計者巧奪天工的妙筆,否則環城半圈才在一處轉盤街繞行一圈駛進小城呢,讓你不醉都不行,還讓你心跳呢。

大新塔拉的確不俗,它不同于其它城市,新城舊貌,建筑平平、絲毫沒有特色,而它整個街道寬展開闊,奇巧新高,讓人第一眼看著敞亮。高挑的路燈、牌匾分立道路兩旁,雖然與其它城市沒有什么本質上的區別,可是高低、位置與型制和建筑風格各不相同的樓房相互映襯,就大不一樣了。那種巧妙的構思,婷婷玉立,只能用新穎別致,標新立異,異彩分層來形容奈曼旗了。初來咋到猶如偶遇大漠里楚楚動人的一位異域新娘,讓你猝不及防,感覺什么叫江郎才盡的羞愧,只有咂咂誠服了。

隨著對這座城市了解的逐步深入,又為這里有一批懂城市建筑,頭腦清醒、睿智,善于籌劃大氣魄的領導集體而興奮不已。據這個旗宣傳女部長王宇的介紹。近幾年旗里新一屆領導班子堅持把“創新奈曼,實現突破”為自己一切工作的總要求,緊緊抓住生態建設這個根本,在沙漠里建起了具有奈曼特點的工業園區、化工區、工貿區、礦產開發區、羊絨皮草工貿區和養殖示范區“六個工業園區”,建材、化工、氯堿PVC、電力能源及特色農畜產品加工“五個產業集群”,這讓我們著實感覺到什么才叫做大氣魄、大手筆了,走在其中真可謂感慨萬千。我們在于旗里的文學朋友閑聊中無不感到,這里的文學藝術事業也突飛猛進,智慧的奈曼人不僅創造物質輝煌,也創造精神輝煌。我們看到由他們自己拍攝20集電視連續劇《祥云奈曼》在中央電視臺公演,民歌《諾恩吉雅》傳播大江南北,已經成為奈曼文化的一個招牌。在文聯、文化局、文化館、少年宮參觀,街上參觀過程中也無時不再感受這種文化的氛圍。奈曼一個正在崛起的奈曼,展翅欲飛的雄鷹。

神奇的麥飯石

奈曼山地草原,大漠風光,每一處都有著迷人的風光景致,讓你肅然起敬,嘖嘖稱道。

奈曼麥飯石就是科爾沁草原一絕。據說在中國只有山東蒙陰縣,黑龍江碾子山,河北平山縣等少數幾個地區有這種石頭,而奈曼的麥飯石經科學家鑒定質量最好,含生命物質最為豐富,堪稱世界一流。麥飯石是當今世界公認的藥用奇石,我國明朝醫圣李時珍《本草綱目》中就有記述記述,有治癌、一切腫瘤、膿瘡、皮膚病、鎮痛的效果。今天的奈曼人已進行廣泛的研究加工,已經有百余種產品在國內外市場暢銷,這種奇石真正成為奈曼人手中的魔石,人間壽石,不斷為奈曼人創造著財富,今天的奈曼麥飯石被有關方面命名為中華麥飯石。

我們小心翼翼登上麥飯石山,俯視起伏跌宕的山巒,矗立期間的座座工廠車間,其實這哪里是山啊,分明是老天給予人類的無價珍寶,是奈曼人吉祥哈達。有朋友不斷的大喊大叫著,快好好呼吸一下這里的空氣吧,這叫氣化麥飯石——氧吧,是長生天的空氣療法,是奈曼麥飯石氣療養院,相當于阿爾山溫泉,能醫治痼疾沉疴,延年益壽。大家雖然半信半疑,可是誰都不愿落后,更不愿錯過這個機會,在山頂上伸手彎腰,張大嘴巴作著深呼吸,那架勢真想一口吞下整個麥飯石山全部空氣似的。帶隊的那邊已經等得不耐煩,破著嗓子嚎叫了半天才便吧。這邊又有人出新點子,麥飯石放嘴里嚼嚼能治牙疼病,陰……炎,身上擦擦能治皮膚病,還能美容,整個山上一陣朗笑。不過真有人試著把麥飯石放進嘴里,擦著手腳,還念念有詞。嗐,不用不知道,一用真神了,有效果。

麥飯石山下,我們還訪問一個長壽村,這里有許多百歲老人真讓人羨慕,也對我此行麥飯石山埋下深深伏筆,讓我去想。

回旗里的路上,一屁股坐在車里本來累得不得了,可是神奇的麥飯石山再也無法讓我平靜,它實在太神奇了,這老天送給人類的大山身上還有許多未解之謎啊,對它的研究、開發還差得很遠,許多資源遠沒有得到發現,更廣泛的為人們所享用……

天下怪柳

奈曼,實在是一個怪地方、神奇的地方。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尤其是第二天就要去看怪柳,真不知她能給我帶來怎樣的靈感。

我們是去一個怪柳比較集中的地方,怪柳林大約距離公路有一百米,車就停在了公路上,大家伙便亟不可待的涌出車門奔了過去。第一次零距離面對著怪柳,古怪靈精的怪柳仨一伙,倆一串的,或于空闊的大漠之上孓然孤立著,禿頭垢面,千奇百態,心里即驚喜又好奇,那種光怪陸離,超然物外的外表興奮極力,心中對柳樹的傳統印象徹底顛覆了。它們有的摟粗,也有細小如鞭,可是每一棵都光禿禿,只有橫溢斜出絨絨的細枝算是絨毛吧。而且每一棵樹上下一般粗,分不清頭腳與首尾,整個身體都是黑黢黢的,似給大火燒過一樣,裸露出粗糟的肌膚,給人一種掙扎、抗爭、無奈,直逼神經中樞。走在其中,即使不會吟詩作畫也會頓生萬千思緒,因為這種怪柳的形態太神奇了,實在是柳樹家族中一絕,天上難找,地上難尋,是蒼天留在地上的活化石。它們有似八仙,擠眉弄眼,撓首瘙癢,憨態可鞠;有似長娥奔月,翹首云天,欲飛還罷,戀戀不舍;有似虬龍勁舞,展轉回環;有似鳳凰展翅,直插云天;有似人間經風暮年的長者,勾肩駝背,眼目空朦;有似落魄的逃難者,肩扛手提,垂頭喪氣,遙望不語長天,不知何去何從;又如枯燥的沙海里沉浮的上古先民頃述著無盡的悲憫。它們更像是一群古怪靈精的天外來客,即使最美的雕塑師也雕不出傳神的形態。不過夜晚,一鉤彎月斜在沙崗,一定會讓人瑟瑟發抖,那是一群北方大地不屈的靈魂。不過這些都為我所不動,在我眼里這些怪柳更近似于沙漠里英雄的群雕,那些將士們仿佛才經歷一場血與火激烈的戰斗,沙塵般的狼煙還在半空里回蕩。有些怪柳更像一座座勇士活的雕塑。從它身上我無不感受戰士們向前沖鋒的勇敢,原地待命的焦灼,匍匐前進的渴求,相扶相挾的友愛,或圍成一群仰望著遠方的欣喜,我仿佛看見他們眸子里撲閃的曙光,聽到他們呼喊的聲音了。是的,它們也是生靈呵,有生命會呼吸,你是否已經從它們的姿態中感覺出特有的情感呢。

我只是行走江湖的一瞥,就被奈曼怪柳深深吸引了,直到車已離開,心依然掛記在那片塞外的柳林之中。不過我不再想,否則情感將會因此而垮掉,因為它太奇妙了,太不可思意了。

我聽一位老鄉講,在奈曼沙漠地帶其它植物是很難生存的,多少年只有怪柳堅強的生存下來了,并且征服了沙漠。盡管其外表丑陋,枯枝敗葉,可是在它身上讓我依然感受到大西北胡楊的品格,彎下來不倒,倒下來不死,死了千年不爛,讓我看到人的精神的懦弱。奈曼怪柳,我尋找的靈骨。

相思的孟家湖

在奈曼與孟家湖一樣的還有一個西湖。孟家湖面積90平方公里,據說西湖比它還大,而且水中天然生產紅毛鯉魚,陽光明媚的天氣魚兒浮出水面,把整個湖水都染成紅色的,映紅半個天空。

奈曼文聯的朋友故作神兮兮的對我說,那西湖可有點說項。傳說是天公玉皇大帝的魚池,每到春天湖岸柳綠花紅,玉皇大帝都要帶著嬪妃、仙女、天兵天將下到凡間享用西湖魚宴,這時整個西湖便沉侵在一片天管地簫曼妙旋律之中,牧民只是遠遠地望著云蒸霧縈的西湖,手里撥著九九八十一顆念珠,口中不停地念叨圣湖,沒有一個人走進這圣水湖畔……。1931年日本人占領東北,美麗神奇的西湖落到日本人手里,祖傳供玉皇大帝食用的鯉魚,被小日本運回國內給日本天皇享用。據說這個消息還是日本首相田中角透漏給周總理的。為此專門尋找了許久,方在這大沙漠里找到仙境一般的西湖。

不過沒見過奈曼西湖。旗委宣傳部女部長王宇說:是的,現在誰也見不到了,西湖在前些年連續大旱時就枯死了。

其實孟家湖對我就好比西湖了,它的美已經讓我陶醉了。一碧萬頃的水面微風輕拂,碧波蕩漾。對于我這個旱鴨子已足夠刺激的不行,猶如遇見江南大江大河了,興奮。聽管理局人員介紹,孟家湖有兩個源流,一條來自赤峰洪山水庫,一條來自嫩江的老哈河。我望著眼前寬泛的湖面,在眺望遠方日夜不停,源源不斷注入水源的兩條源流,窄窄的河身,跌跌撞撞的身影,不正是兩個瘦弱的女人嗎,如此遙遠的路途,山川草原,她們是怎樣走過的,經歷了怎樣的磨難與曲折,有過多少不為人知的艱難險阻呢,她們就是兩位慈愛的母親,在她們身上所體現的不正是天下母親最崇高的美德嗎,寧可自己累死、餓死,為了兒女在所不辭。孟家湖在我的眼里顯得更加光鮮亮麗了。正當我沉入深思,不知誰喊了一嗓子,晚上給你們吃百魚宴。

是這里的嗎?

是的,這里有幾十種魚,鯉魚、鯽魚、鰱魚、嘎魚、黑魚、銀魚,還有蝦貝龜那。

話罷,不知是被倆位千里萬里送魚的母親河感動了,還是別的什么我落淚了。

夕陽掛在西湖上,黃昏染紅了草地湖水的顏色,也給我的心里添加一抹淡淡的憂思。我凝視遠方停泊的木船,湖面上幾只飛翔的鷗鳥,水面游動幾艘漁船,桅桿高聳,黃昏斜陽,醉了。站在湖岸上我遙想孟家湖的來源,是因為這里原來只居住姓孟的一家,后來人們習慣稱其為孟家湖。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獲得0個“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