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邊疆史料有貢獻的安慶進士

家鄉區縣: 安徽省大觀區

袁枚在《隨園詩話》中多次提到安慶詩人,第五卷寫道:

“己卯夏,蔣秦樹中翰偶過金陵,篋中藏海寧許衡紫名燦者詩一卷。《湖上》云:‘秋思動孤往,凌波遂渺然。湖云多上樹,山雨忽如煙。白鷺來菱外,紅蕖落檻前。淡妝西子笑,風急莫回船。’作《河西雜詩》,有明七子氣魄。如:‘龍沙掃雪秋馳馬,兔魄凝霜夜照旗。’‘邊丁日課屯田麥,使者星馳屬國瓜。’皆極雄健。又絕句云:‘鐵馬寒風日日秋,繡旃獵獵卷蚩尤。何緣身作平安火,一夜東還過肅州。’余慕其人,遍訪卅年,卒無知者。”

蔣秦樹是安慶市大觀區山口鎮人,名雍植(1720~1770),字秦樹,號漁村。蔣雍植是個“神童”,自幼天資聰慧,5歲時就不僅能背誦詩詞多首,還能從中講出一些道理來,什么奇偶比興,言志抒情,很讓大人稱奇。雖然父母也有“小時聰明,大時了了”的擔憂,但在蔣雍植身上沒有發生“才氣殆沒于少”的不幸,他成年后有所作為,并以詩人、文史學家傳名于世。

1751年(乾隆十六年),清高宗愛新覺羅·弘歷首次南巡考察,一路很愉快,認為江南的確是個不錯的地方。他于陽春三月暫停南京小住數日,覺得應該讓子民們切身感受到“皇恩浩蕩”,于是突然來了主意,要親自召見秀才,考考他們的才學。當時想得到皇帝召見的讀書人非常多,哪怕寫了幾首歪詩的秀才也夢想趁機改變命運,紛紛要求向皇帝呈獻詩賦,歌功頌德。乾隆考慮到獻賦士子“工拙既殊,真贗錯出”,為免“魚目碔砆,得混珠玉”,遂決定先筆試再面試。乾隆與陪同他南巡的大臣們商議考試的辦法。這時,總管內務府大臣傅恒等人建議:“江蘇、安徽進獻詩賦之士子,經該學政取定者,令赴江寧一體考試;浙江進獻詩賦取定者,令在杭城候試。統俟駕臨杭州、江寧,酌期請旨,派大臣監試。屆期,學政等恭請欽命試題,收卷進呈。并令各該督撫,飭備士子茶飯。”乾隆同意了,于是考試按計劃進行。結果蔣雍植考了第一名,他聲譽鵲起,被稱為“江南文章第一人”。乾隆很高興,下諭道:“此次考中之蔣雍植、錢大昕、吳、褚寅亮、吳志鴻,著照浙江之例,特賜舉人。”十年后,蔣雍植參加“恩科會試”,中二甲第一名進士,授職翰林院編修。

蔣雍植后來作為主要領頭人之一,編寫了一部極具歷史價值的書———《平定準噶爾方略》(前編五十四卷,正編八十五卷,續編三十三卷)。1754年至1759年,中國的北疆一直動亂不定,清廷不停用兵才平定了少數民族部落的內訌和叛亂,于1760年開始辦理伊犁、烏魯木齊等處屯田事務。六年之間,大小戰斗數百次,涉地二萬余里,文字資料裝了好幾車。1761年(乾隆二十六年)秋,乾隆下詔要把平定北疆經過作為歷史大事件,撰成一書,存入檔案,于是特設“方略館”,組織人馬編寫。蔣雍植因治學嚴謹被推薦總領“方略”任務。蔣雍植是個吃苦耐勞的人,接受任務后加班加點拼著命地干,經過數年努力,硬是把紛若亂絲、雜如繁枝的材料給整理了出來,詳盡而有條理。《平定準噶爾方略》于1770年終于完稿,可是卻在奏功前夕,蔣雍植卻因積勞成疾溘然長逝,終年50歲。

清朝還有一位安慶籍進士———江浚源,也留下了一些對邊疆地域史和民族史具有研究價值的珍貴資料。江浚源(1735~1808),字岷雨,又字介亭,懷寧獨秀山人。他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戊戌科殿試金榜第三甲賜同進士出身,著有《介亭文集》六卷,外集六卷,筆記六卷,《居暇邇言》二卷,《北上偶錄》三卷,《于役迤南記》二卷,《詩鈔》一卷等。

江浚源曾于嘉慶年間出任云南臨安知府(臨安府,今為云南建水縣),他主持編纂、并親自撰寫《臨安府志》包括序言。這部府志在2009年由江蘇鳳凰出版社整理再版(署名江浚源、羅會恩),可見其價值不可小覷。《臨安府志》專門設有《土司志》,集中地敘述了紅河地區以哈尼族為主的各少數民族的自然環境、歷史沿革、經濟生活和風俗習慣等方面的情況。清代臨安府轄區中著名的“十土司及十五掌寨”,其區域,即為今哈尼族的大聚居區紅河南岸及北岸部分地區。所謂十土司,即思陀、溪處、落恐、瓦渣、左能、納更、稿吾卡、納樓、虧容、阿邦(后分出慢車)。十五掌寨,即猛丁、猛弄、猛喇、馬龍、斗巖、茨通壩、宗哈瓦遮、水塘、猛梭、猛賴、猛蚌、者米、五畝、五邦、阿土等。江浚源平等地看待少數民族百姓,他說:“守土者未得以群蠻視之也。”

據《土司志》載,明初朝廷對云南西雙版納、德宏、耿馬、孟連的河谷坪壩地區的少數民族的土司和寨長,大都賜以漢姓。如“明洪武十五年,土司阿普納款,賜孫姓,授正長官司世襲。”朝廷賜云南臨安府虧容甸土司以孫姓,且授以正長官的職銜。該土司以賜姓為榮,子孫以孫姓相襲,直至近代。該部土司是傣族人,而部民則以哈尼族為多,彝族、傣族次之,當時部民往往有遵從首領姓氏的習俗,所以這一賜姓對哈尼族等民眾都會有影響。

江浚源不僅講清了“土司”,還對西南“移民”作了闡述。西南邊疆地區由于地處偏遠,山深箐密,—向被視作“煙瘴之地”,很少有內地移民生活,但自從雍正以后,這種情況發生了改變。江浚源在《條陳稽查所屬夷地事宜》中講到了當時臨安以南的開化、廣南一帶的情形:“歷年內地人民往來貿易,紛如梭織,而楚、黔、粵、蜀之攜眷進居其地、耕墾營生者幾十之三四。”

江浚源在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為官,做了不少造福一方百姓的好事,用今天的話說,可謂“民族干部”的楷模。他在《重修天緣橋碑記》中說:“過大族之門,不必窺其蓄藏之美,睹其墻垣整齊,樹木森蔭,則其能繼先業而家之,此興可知也;入君子之鄉,不必問其淵源,任恤之端詳,出乎其路而杠梁不廢,墜行旅不艱難,則其必為樂郊,而世俗之遠于涼薄亦可知也。”天緣橋為三孔石拱橋,設計很科學,造型很獨特,橫跨于滬江河上。它始建于清雍正四年(1726年),嘉慶三年(1798年)重修。當時地方財政緊張,資金缺乏,在江浚源的帶領下,不少地方軍政要員都以個人的名義捐了款。江浚源捐銀一百兩,其余官員一至二十兩不等,就連納樓土司也捐了銀子。所有捐資包括普通士民不足一錢的,都勒石紀念。為此,在天緣橋之右還專門建了一個石軒保存這些碑記。

不忘初心123(2015-06-16) 評論(0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獲得0個“

分享到:
更多